•    

首页>浪漫言情>世子的崛起

世子的崛起

作者:我的长枪依在

类型:

男主女主:李业,魏朝仁,狄至,严昆,丁毅,关北,毛鸾,武烈,安苏府,何昭,凛阳,阿娇,陈钰,杨洪昭,秋儿,魏雨白,何芊

评论:0

更新:2019-09-13


世子的崛起:万人敬仰的萧王故去,留下名满京都的纨绔世子,人人咬牙切齿。却在某一天世子变了,在平静中奋发,在误解中进取,在困苦中挣扎,直到一天,蓦然回首,世子已经崛起了各位书友要是觉得《世子的崛起》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

    读书人常言:句子坦荡荡小人长戚戚。但老人心里知道那只是书呆子话,勉励自己可以,若真要当成言行度尺那是不行的。到了他这个年纪哪会看不明白,天下事就是人世之事,既是人世之事,十有八九都是人事。

    故而知己知人者能善其事,能全其功,知人心就是最大的本事和手段。

    历史上赫赫有名的谋臣、贤帝,哪个不是知人心,查人性。起于草莽的汉高祖刘邦,汉文帝,文成候张良

,曰肃侯贾太尉.......数不胜数,大多如此。

    做事时他也常看人心,揣测人性,尽心尽力想抢占先机,只要洞悉对方一点意图,往往就能先发制人,立于不败之地,他也曾成功过,并为此十分骄傲。只是今日听到回廊里这些话方才觉得脊背发凉,仔细想想大多数人所言所行不正是如此吗。居然有人能说得这么清楚透彻,入木三分,而这人居然是.......

    “爷爷,这......”阿娇小声在他耳边道,也是不敢相信所闻之事。

    老人微微抬手示意她不要说话:“等等便知道了。”那声音明明就是李星洲,那女婢也呼为世子,但他心中居然有些不信,不信这些话出自那李星洲之口。

    回廊里还在说话。

    “奴婢记下了。”

    “别那么紧张,记不住也不要紧,要是忘了又来问我。以后别老是奴婢奴婢的,说秋儿。”

    “奴婢知道了。”

    “额,还说知道了,再说一遍。”

    “秋儿知道了,咯咯.......”

    “不错,以后就这么说,现在酒楼的事情已经安排好了,差的是噱头,总要有东西把人们的目光吸引过来才行。”

    “那世子要怎么吸引?”

    “自然世人要爱什么就用什么吸引,有了中心然后要有故事,能引起有话题,又贴合当下实际,人们很快就会热络起来,到时候这就酒楼才有救。”

    “那到底是什么呀世子.......”

    “哈哈哈,就不告诉你,急死你个小丫头,走吧,这里冷,回家再跟你说。”

    接着便是有人站起来的声音,老人也连忙站起来,和孙女一起退到楼梯口,装作刚上楼的样子,再怎么说偷听别人说话总归不好。

    不一会人出来了,老人立刻仔细看查,婢女提着茶壶,旁边的人端着两个白瓷杯,看了又看确实是那李星洲!错不了,他小声念了一句“怎会如此......”表面不漏声色,心中早已久久不能平静。

    对方很快发现他们,便作揖问好,接着问他们有何事情去而复返。

    阿娇机灵,应付一番,只说荷包落下折返来取,不提其它,对方只是点头,并未起疑。

    老人心中很不平静,也不多说,匆匆带着孙女下了楼。

    .......

    出了听雨楼,河畔冷风一吹,老人才有些回神:“那......那真是李星洲?”

    阿娇扶着他点点头:“是,我看得清楚,只是........”

    “只是不像是吧。”

    “嗯.......他说得话,做的事,总归就是不像。”

    老人叹口气:“初看之下我也觉得不可思议,后来他们出来了,一看的确是李星洲。起初我也想不通,思来想去一个名满京都的纨绔子怎会说出那般奥妙的话来?”

    少女不说话,静静走着。

    “后来我又想了些,大致有些明白,如果他是故意让人觉得自己是纨绔子的呢?”

    “爷爷你是说?”少女微微抬头。

    “萧王在世时与太子并不亲近,潇王故去之后皇上偏宠李星洲,他却纨绔成风,顽劣成性,不思悔改,当时朝中之人都认为他冥顽不化,朽木不雕,老夫也是如此。

    果然此子愈发跋扈,终日无所事事,令人扼腕叹息,潇王之后竟是如此不可造之材。言语中多少也提及自己当初如何有先见之明,以此自夸........”

    老人说着摇摇头:“若不是今日偶然听到那些话,老夫估计也是愚人一个。皇上年事已高,太子与潇王不是故好,皇上每宠他一分,他日后便危险一分呐。”

    少女惊讶道:“那他岂不是.......”

    老人摆摆手道:“我也只是臆测,但若他真是聪明伶俐,天资绝顶,皇上又恩宠有加,待到太子继位时他会如何?”

    少女轻轻咬着下唇:“只怕.....只怕不会好过。”

    “这便是了,比起身家性命,世人误会又算得了什么。”老人叹口气:“若真是如此,那孩子过得苦啊!却无一人能知,也只能四下无人和那婢女说说,其中诸多艰苦无奈不能为外人道也,枉我为潇王好友,居然........”

    “爷爷。”少女见老人难受,连拍后背为他顺气。

    老人好一会才稳定下来:“阿娇啊,过几日你不是要邀好友办个诗会吗,便把他也叫上吧。”

    “这.......爷爷。”少女一脸为难。

    “爷爷知道你不喜欢他,也知道他没什么文才。你与他之间的事爷爷也会想些办法,走些门路,总能了结的。我只是想找个理由与他说说话罢了。

    太子继位已是大势,我又能做得了什么,只是有些可怜那孩子罢了。将来如何只能全看他自己.......”老人边说边走。

    “爷爷年纪也大了,只是尽尽人事,路还是要自己走,后悔是无用的。哪怕对不起潇王也是没办法的事,庇护那李星洲可能给我王家招来祸端,所以你跟他的事只能拖一拖,待到皇上记不得了就有办法。”

    少女点头,又道:“我知道爷爷,可若到万不得已时........我既是王家人,自然要为家里分忧,可千万不能为了我惹怒皇上。”

    老人笑道:“爷爷知道,我们家就属你最聪明伶俐,天资过人,文采出众。这事还要怪你那蠢材父亲,不然也不会有这些麻烦,他若是有你三分头脑就好。

    这些日子你就待在京都,皇上想让我养病我知道是为什么,北方只怕不太平了,回去不安全,待到事情平息下来再回去。到时事情也该有着落,再去见你心中的如意郎君。”

    “爷爷......”少女不好意思的低头:“不是什么如意郎君啦。”

    “好好好,你说不是就不是,哈哈哈哈。快些回府去吧,这天冻得我老骨头都快散了........”

展开

第一章,潇王世子李星洲
第二章、生死界限
第三章、麻烦来了
第四章节、看不见的危机
第五章、可爱
第六章、天下大势
第七章、何昭
第八章、王府日常
第九章、聪明的丫头
第十章、王府的经济危机
第十一章、御书房
第十二章、听雨楼
第十三章、颜色的艺术
第十四章、蕙质兰心,秋儿
第十五章、回廊听话
第十六章、误会
十七章、燕子来时还新社,梨花落后已清明
第十八章、夜阑卧听风吹雨
第十九章、《十一月四日

风雨大作》
第二十章、从众心理
第二十一章、开端
第二十二、君子之交
第二十三章、开始行动
第二十四章、潇王之殇
第二十五章、赌约
第二十六、大势已成
二十七、文人和武人
第二十八章、王怜珊
第二十九章、铁马冰河入梦来
第三十章、谁写的诗
第三十一章、天上掉的老婆怎么办
第三十二章、魏朝仁
第三十三章、魏家姐弟
三十四、少女的愁绪
三十五章、八极拳
三十六章、立威(上)
三十七,立威(下)
三十八、听雨楼从此太平
三十九、德公的身份
四十、报复
四十一、一俯一仰一场笑,一江明月一江秋
四十二、朝堂议事
四十三、太子东宫
四十四、何芊的震惊
四十六、天家威严(恭喜ig!edg加油!)
四十七,蒸馏酒
四十八、忽悠
四十九、吴皇后
五十、往事
五十一、营救对策
五十二、虚惊一场
五十三、十八人上京
五十四、好像的字
五十五、蒸馏酒的酿制
五十六、动力的发展史
五十七、方先生
五十八、德公拜访
五十九、酒与红烧肉
六十、猪羊之争
六十、要打仗了
五十七、王府的夜
五十八、故事引发的误会
五十九、打酒灶
六十、车轿竞争
六十二、为京都治安操碎了心
六十三、圣宠
六十四、何昭的震惊
六十五、诗会前
六十六、梅园
六十七、阿娇
六十八、屋里的贵人
六十九、天子愠怒
七十、以月为题
七十一、显露的阴谋
七十二、我是流氓我怕谁
七十三、暗香浮动月黄昏(1)
七十四、暗香浮动月黄昏(2)
七十五、暗香浮动月黄昏(3)
七十六、暗香浮动月黄昏(4)
七十七、丁毅
七十八、陈珏的帮助
七十九、诗会后
八十、设备完工
八十一、拖何昭下水
八十二、潇王府-魏雨白
八十三、何不食肉糜
八十四、方先生的谋略
八十五、帮助
八十六、巧合?
八十七、登门槛效应
八十八、王越的奏折
八十九、武德司-季春生
九十、街头乱事
九十一、世子真乃神人也
九十二、第二步
九十三、太子又输一招
九十四、贺寿礼物
九十五、突然转变的风向
九十六、千军易得,一将难求
九十六、汤舟为之求
九十七、数学问题
九十八、又增援手
九十九、中书舍人
一百、德公问策
一百零一、幕后的手
一百零二、他还会筹算?
一百零三、武德司与上直亲卫营
一百零四、皇帝震怒
一百零五、何昭的疑心
一百零六、马战大枪
一百零七、圣旨
一百零八、火药
一百零九、买布
一百一十、元门渡
一百一十一、自由落体远动
一百一十二、一脸懵逼的朱越
一百一十三、南方叛乱(上)
一百一十四、南方叛乱(下)
一百一十五、大将军冢道虞
一百一十六、战略与战术
一百一十七、铁和钢
一百一十八、帝王之爱
一百一十九、麻烦来了
一百二十、文曲星李业
一百二十一、如何解释出淤泥而不染
一百二十二、风波起(上)
一百二十三、说书先生
一百二十四、风波起(下)
一百二十五、酒中精华
一百二十六、实验生产与规模生产
一百二十七、不以言罪人
一百二十八、舆论与心理
一百二十九、何昭的跌宕起伏
一百三十、大字不识的苏欢?
一百三十一、孙文砚
一百三十二、德公的暗助
一百三十三、王府建设
一百三十四、太子的觉悟
一百三十五、秋儿的地位
一百三十六、香水和火药
一百三十八、硝酸钾
一百三十九、汤舟为的意外发现
一百四十、衙役们的好感
一百四十一、礼部孟知叶
一百四十二、大年三十
一百四十三、宫宴
一百四十四、宫宴上的风波
一百四十五、平静之下
一百四十六、天家威严(上)
一百四十六,宫宴尾声
一百四十七、天家威严(下)
一百四十八、初一、**宾客
一百四十九、火药配制
一百五十、不知价的李业
一百五十一、爆炸就是艺术
一百五十二,论量产的重要性
一百五十三、美酒半斤百两
一百五十四、疑窦丛生
一百五十五、改变世界的起点
一百五十六、禁军
一百五十七、不详的预感
一百五十八、香水
一百五十九、惊觉!
一百六十,血战
一百六十一、纷乱局势
一百六十二、倒霉的何昭
一百六十三、机会、推测
一百六十四、牺牲未来
一百六十五、皇帝问策(上)
一百六十六、验证推测
一百六十七、皇帝问策(下)
一百六十八、有心无力
一百六十九、太子呵
一百七十、王府来客
一百七十一、出兵之议
一百七十二、方圣公其人
一百七十二、急需突破口
一百七十三、突如其来的机会(上)
一百七十四、突如其来的机会(下)
一百七十五、责任分担
一百七十六、天子之忧
一百六十七,何昭的恼怒
一百六十八,事端
一百六十九、序幕
一百七十、诗语的报复
一百七十一、决胜前夕
一百七十二、秋儿的滑轮组
一百七十三、陵寝出错
一百七十四、孙文砚的恐惧
一百七十五、布局生效
一百七十六、宴会中的心机
一百七十七、皇帝的问题
一百七十八、意外发现,水落石出
一百七十九、邪火
一百八十、报复成功
一百八十一、掌控的欲望(提起祝贺大家新春快乐~~~~~)
一百八十二、未来规划(二合一)
一百八十三、鸿门宴
一百八十四、宝贝
一百八十五、石墨+滑轮组测试
一百八十六、士农工商+滑轮组起重
一百八十七、滑轮组,秋儿的成长
一百八十八、新的钢铁计划
一百八十九、鲁明之死
一百九十、卖身契
一百九十一、博弈
一百九十二、互惠
一百九十三、手榴弹
一百九十四、祸起
一百九十五、真正的钢
一百九十六、阻碍
一百九十七、花魁
一百九十八、李誉献策
一百九十九、自保策略
两百、宝船
两百零一、古人都这么皮的吗
两百零二、鸟笼
两百零三、文治盛世
两百零四、潜存的阴霾
两百零五、解围
两百零六、明争暗斗(大章)
两百零七、跌宕起伏
两百零把、挑衅
两百零九、青玉案
两百一十、不见硝烟的角逐
两百一十一、面圣准备
两百一十二、苏、泸局势+试爆
两百一时三、爆炸+锚点
两百一十四、诗语的变化+钦使末敏云
两百一十五、王府底蕴的积累;改革;战争前夕
两百一十六,爆发+战前部署
两百一十七、枪管+鞍峡口之战(1)
两百一十八、鞍峡口之战(二)+方先生的图穷匕见
两百一十九、鞍峡口之战(终)+落幕
两百二十、京城反应+王府的扩张
两百二十一、泸州+虎父无犬子
两百二十二、试射+泸州抉择
两百二十三,诗语的挫败感+童冠态度
两百二十四、皇帝的冷血+苏半安
两百二十五、石墨坩埚+冢道虞反悔
两百二十六、出兵+新军计划
两百二十七、毛鸾的性命危机+果然出事了
两百二十八、求人+最后的机会
通知
两百二十九、冢道虞+熟铁+大势
两百三十、思想的冲突+皇帝之喜

展开

暂无书评